偶尔发发牢骚而已。

百年修

远い匂い

歌手 YO-KING

君(きみ)の后(うし)ろ姿(すがた)を 

ぼくは见(み)つめていたんだ

长(なが)く长(なが)く君(きみ)の背中(せなか)を

 ぼくは頼(たよ)りにしてたんだ

自分(じぶん)がいるところを 

いつも仮(かり)の场所(ばしょ)だと

逃(に)げて逃(に)げて梦(ゆめ)の世界(せかい)へ 

君(きみ)の声(こえ)を抱(だ)きしめる


友(とも)と恋(こい)と裏目(うらめ)に出(で)る纯粋(じゅんすい)が

青(あお)い自意识(じいしき)を キリキリ痛(いた)めつける


ああ ぼくはこれから何(なに)をしよう

こんなぼくじゃ 

君(きみ)に好(す)かれるわけがないのさ


君(きみ)はぼくにやさしくて いつも本当(ほんとう)にやさしくて

ずっとずっとぼくを见(み)ててくれたね 君(くん)の体温(たいおん)おぼえてる


テレビとSEXとロックン?ロールが

头(あたま)の中(なか)で とぐろ巻(ま)いていた


ああ どろり重(おも)い心(こころ)引(ひ)きずって

体(からだ)だけは丈夫(じょうぶ)なので 今日(きょう)も笑(わら)っていよう


いいことも悪(わる)いことも 受(う)け入(い)れられなくて

初(はじ)めからないものを 必死(ひっし)に探(さが)してた


ああ ぼくはこれから何(なに)をしよう

こんなぼくじゃ 君(きみ)に好(す)かれるわけがないのさ

ああ どろり重(おも)い心(こころ)引(ひ)きずって

体(からだ)だけは丈夫(じょうぶ)なので 今日(きょう)も笑(わら)っていよう

分开这么久了。

我早就明白了,什么叫失去的就不可能再回来。

我会忘了你,好好的去找个男朋友,恋爱,结婚。

可是,当我发现的时候。

我的身上已有了太多你的影子……

你喜欢的钟汉良,你喜欢的动漫,你喜欢的塞巴斯酱……

都已不知不觉成为了我的习惯,我的爱好。

这些东西,我该怎么去改掉,怎么忘记。


13.11.13

你忍了很久吧

所以借着喝酒的时候说出来

想着酒醒了可以不用负责

说出来的话就像放个屁

过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是么

呵呵

你是觉得我是块石头,什么都不会在我心里留下痕迹

风一吹,水流过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一次,我会让你记得你喝酒之后所说的话的

我向来冷血,说扔掉就可以扔掉所有我觉得是累赘的东西

不管那个样东西是什么

我讨厌束缚

所以,我会扔掉的

拖累我的东西

【原创、俗套。木有歌词的授权= = 不知道跟谁要,因为唱的人太多了,写的很渣,请手下留情不要打击,欢迎写文前辈的建议和意见!我听的版本的冷杉、小义的合唱的,有兴趣的可以去酷狗搜一搜,网易好像没有……】


“等天下太平,你跟我隐居如何?”

一身红衣的他满脸的期待,仰着头眼神清澈的问他。

他低头看了许久,叹了口:“朕,不能丢下天下子民不管……”

他失望的低下头:“我知道啊,我只是问问而已……你是皇帝嘛……我知道的。”

终究还是不肯看那人失望,心疼的搂进怀里。

“等有了时间,我带你出去玩可好?”

那人兴奋的转身扑进他的怀里:“真的?”

“嗯,当然。”

“那,我要去云南!”

“好。”

多日以后,那人早已忘了许给他的承诺。



封了宰相家的小女儿做皇后之后,他渐渐不来他的宫里了。

冷清清的,只留了侍卫保护他。

“公子,皇后娘娘来了。”

“嗯?让她进来吧。”

皇后娘娘,年方双十,正是芳华绚烂的年纪,仪态万方的走进小小宫殿里。

“皇上也真是,明明最疼爱你,却只肯你一个小房子。”

“皇后娘娘哪里话,皇上当然是最宠爱您的。我等一介草民,怎么敢攀比,只是……玩物罢了。”

“哼,没想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皇后娘娘明鉴。”

那人听闻之后,赶来他的宫里。

“她为难你了?”

“没有。”

“是朕对不住你……”

“皇上哪里话,小臣现在有此足矣。”



邻国紧紧相逼,眼看战火即将燎原。

“再过两日,就要开始战争了。”

“嗯……”

“战况紧急,我也需要到边关去。”

“嗯,皇上保重。”

“……你在宫里多加小心。”

“谢皇上关心。”

“你……还怨我吗?”

“贱奴怎敢,皇上只是做了该做的而已。”

“你别这样……”

“放我走吧……”

“不,我知道是我欠了你的,但是你给我时间让我补偿你……”

“放我走吧,你我都已不是当初天真的少年了。”

“……如你所愿。”

我再也不会求你来陪着我了……



褪去一身红衣,他身裹素衫,变成市井里的小店老板。

白天忙忙碌碌,傍晚他倚在栏杆上发呆。

“公子,店里有人要见你。”

“我去看看。”

“阁下是?”他看着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问道。

男人是那个人的亲信,始终寸步不离的保护着他,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只是来送信的。”

男人给了他一个小小的信封。

“我跟你走!”看完信,他始终平淡的脸有了些许慌张。

信纸上:汝之红衣,可还愿为我而着。

那个时候,战事连连告急,听说皇帝受了重伤。

昏迷中,不停的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红豆”



他随着黑衣人一路马不停蹄。

在第五日的傍晚来到将军的帐篷里。

那人闭着眼,气息不稳的低声念叨着什么。

他怒火攻心,逮着一帐篷的人大骂一通。

然后扭头出了帐篷。

不多时,端进来一碗药,慢慢喂下。

他展现出与往日不同的风采。

多才机智,甚至出了不少军事妙计。

战争结束了,他收复了敌国扩大了疆土。

他如从前一样回头,那个人一身素净的站在他身边。

他握住他的手:“跟我回去好不好。”

“嗯。”

于是,他重新穿上一身红衣,可是再也不是当年眉眼灿烂的少年。



“云红豆,接旨。”

“小臣,接旨。”

“皇后娘娘懿旨:云红豆身为男儿,却魅惑皇上,祸乱后宫,其罪当诛。然,皇后娘娘心善,贬其为庶民,赏银千两,终生不得踏入皇都一步。”

“草民……谢皇后娘娘。”

他收拾细软,拿了赏银,头也不回的离开。

正在商议政事的人,慌乱的追出来,硬生生追到宫门口,却看到那个人单薄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宫门外。

第二日,皇上废了当今皇后,斩了当日打开宫门的侍卫。

他用了所有的方法去寻那个人回来,却毫无消息。



偏远的小镇上,出现了一个红衣的公子。

总是在高高的阁楼上唱一首忧伤的曲子。

曲调平淡,却句句引人心伤。

引得每日无数人在楼下驻足听曲。

一日。

一身黑衣的人就那样坐在窗子上。

“每天都是你在唱曲子啊?”

“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啊?我可是很有名的飞贼哟!”

“出去。”

“诶??为什么?”

“烦。”

“不要啦,你唱一曲吧,很好听。”

“不唱。”

“我有笛子哦,可以帮你配。”

“……”



从此,曲子有了清亮的笛声做伴。

却越来越痛彻心扉。

闻者无不落泪。

“你叫什么名字?”

每日傍晚,那个人总是来找他。

“云红豆。”

“名字真好听。”

“……”

那个人总是不停的问这问那。

他也一一回应,那首曲子也渐渐不唱了。

“你为什么会唱那首曲子?”

“只是想唱。”

“……”

那个人有时候一句话也不说,坐在窗前,默默的吹笛子。

“呐,你会不会跳舞?”



某个小茶馆里,红衣公子站在台上。

嘴里唱着那首曲子,缓缓的舞动身姿,单薄的身体随着动作舒展开,轻柔的仿若无骨。

“这首曲子叫什么?”

“梦望断。”

一舞倾城,从此到处都在流传有个天仙似的红衣公子,跳着梦望断的样子仿若谪仙一般。

皇都的他也听闻了,他百忙中抬起头,思索了许久。

“备马!”

赶了多日的路,他疲惫不堪,匆匆寻了一家客栈打听消息。

“客官,你也是冲着红衣公子而来吧?”

“这红衣公子是……?”

“呀,这个公子呀,跳舞的时候真的像个神仙一样呢!”

“他在哪里?”



他顾不得休息,直奔店小二说的茶馆。

一身红衣的他站在台子上,低头的样子温柔的不可思议。

那人开口缓缓唱。

喧嚣人世无宁休 

几许尘缘几许愁 

花落余残空悲切 

万般流水到寒秋 

长亭忆君重折柳 

夜不眠兮人消瘦 

山有木兮生红豆 

相思入坛酿醇酒 

光 斑驳了流年 

漏断疏影弥留 云出岫 

眉深锁 一池碧波皱 

人生如梦难守 怎长久 

落日斜阳影啊 长风盈满袖 

情网何咎 谁知心忧 

重回首 小楼谁独倚啊 

凭栏惹相思 

酒醒梦迟 谁记风流 

长亭忆君重折柳 

夜不眠兮人消瘦 

山有木兮生红豆 

相思入坛酿醇酒 

光 斑驳了流年 

漏断疏影弥留 云出岫 

眉深锁 一池碧波皱 

人生如梦难守 怎长久 

落日斜阳影啊 长风盈满袖 

情网何咎 谁知心忧 

重回首 小楼谁独倚啊 

凭栏惹相思 

酒醒梦迟 谁记风流 

谁曾看落日斜阳影啊 长风盈满袖

情网何咎 谁知心忧 

重回首 小楼谁独倚啊 

凭栏惹相思 

酒醒梦迟 谁记风流 

重回首 小楼谁独倚啊 

凭栏惹相思 

酒醒梦迟 谁记风流

一曲终了,他站在台下早已泪流满面。


十一

他站在台上,恍然间看到了那个思念许久的身影。

站在台上他低低开口。

“你总是没时间陪我,我那么努力改变自己你都看不见……”

“没关系啊,没关系……”

“只要我能看见你就好了啊!”

“我走时候你都不知道吧……”

“我不怪你,真的,我不怪你啊。”

“我只是……只是觉得很委屈……”

“你还没见过我跳舞吧?”

“你要好好看哦,最后一次跳舞了……”

喧嚣人世无宁休 

几许尘缘几许愁 

花落余残空悲切 

万般流水到寒秋 

长亭忆君重折柳 

夜不眠兮人消瘦 

山有木兮生红豆 

相思入坛酿醇酒

身体慢慢动起来,柔软而又坚韧。

只为了你而舞。

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你,真好。

只是,我们都回不去了。

经过了这么多事。

我对你的感情已经消磨殆尽了。

以后,你过得好就好。

我不陪你了,你要保重啊。


十二

一舞之后,红衣公子悄然离去,不知所踪。

有闻者说,一红一黑两个身影并肩离开。

远远传来的笛声与歌声依然动听。

却不是那首【梦望断】。

曲子欢乐而又幸福。

听说,那首曲子叫【悦心】。

曲词缠绵而又甜蜜。

他依然还是皇帝,只是身边再没了那个一身红衣的少年。


“等天下太平,你随我隐居如何?”

“我要去云南!”


终究,还是欠了那人一个承诺。

如今,我终于能够做个好皇帝,可是,再也看不到心上之人一身红衣,回眸一笑。



那个时候,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经常一起听这首歌

那么深情而又热烈的歌词

如今,一起听歌的人远在千里之外

我一直想写点什么来怀念你

却不知该写些什么

我曾经试图学会它,可是最后失败了……

或许我爱的还不够努力

对不起,你说分开吧的时候我能感受得到你有多失望……

我偷偷地找个你看不到的地方把想对你说的话写下来

这样的做法虽然很懦弱

但是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让你不再想起我

你可以有美好的生活

有家庭,有幸福,还有我欠你的快乐

很久之前就在想,我们究竟能在一起多久

我追你的时候手段确实有点卑鄙

我一直都有些内疚……

如果从来没有我,你是不是比现在更幸福

对不起,我一时自私没能忍住

我原本打算一辈子都不说,就那样破罐子破摔毕业之后再也不见

可是,最后还是没能忍住……

我知道,我的那些缺点

懦弱,胆小,自私,任性,还有优柔寡断

分开之后,我才开始想念你

你的好,你的温柔,你的包容,你的细心

真贱对不对……

你明明之前都那样低声下气来讨好我了……

然后而那个时候的我却视而不见

我不止一次的梦到你,穿着白色的婚纱站在我面前

美得像个精灵

我一直都知道你很漂亮

却不知道你真正穿上婚纱的时候样子

这大概会是我这辈子唯一的遗憾

我前几天又梦到你了

你穿着休闲的衣服

我们跟几个好友一起去郊游

你告诉我,你怀孕了……

就算是在梦里,就算知道那是假的,你那幸福甜蜜的笑简直让我心疼到发疯……

我以为那样的笑会一直属于我

可是当有一天它属于别人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有多可笑

可是我还是真心的希望你能幸福

不管这幸福是不是我给的

只要你过得好,我真的无所谓

我曾经冲动的想要去找你

想看你突然见到我的表情

是惊讶,惊喜,还是厌恶……

会不会很讨厌的假装不认识我?

我一次一次又被自己的幻想打败,蜷缩到角落里

一边想着拥有,一边又要逃避

我知道我们应该去走什么样的路

因为我有着比生命更重要的家人

不能让他们失望,伤心

不能让他们在亲戚朋友面前丢脸……

这些理由才是我最关心的……

也是我无法抗拒的

我真的无法想象也不能接受父母哭着站在我面前的样子……

那样会比让我去死还要痛苦

所以为了家人,我用尽力气想要摆脱你

但是真正你离开时之后我又开始后悔

后悔为什么我这么无能

不能照顾好家人,又不能把你抱在怀里……

你穿婚纱的样子真好看……

真想再看一次……

哪怕是在梦里也好……

真想再见到你……

我连现在自己该干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是应该去见你说清楚一切重新把你拉回我的怀抱

还是让你去过自己应该有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无法确定我想让你拥有的是不是你也想要的

你现在冷冰冰的样子让我好难过……

13.11.05

一直想把我和她的故事写下来。

可是每到提笔的时候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我已经忘记了我们何时相爱……

是不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那句对不起,如今也显得毫无意义了。

© 百年修 | Powered by LOFTER